热点聚焦
首页 > 汽车 > 热点聚焦正文

1元转让38%股权 哈飞汽车欲绝境求生

2018-12-13 22:53:58 来源:新京报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1元转让38%股权 哈飞汽车欲绝境求生
  “小车王”哈飞负债77.35亿元,工厂处停产状态,1元起价转让迟迟未见接盘者

  近日新京报记者从重庆联合产权交易所网站获悉,哈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哈飞汽车”)的38%股份(38504.64万股)转让项目已开始挂牌,挂牌起价1元。挂牌期从11月21日起到12月18日结束,保证金需缴纳30万元。

  当前,挂牌期仅剩下一周左右的时间,哈飞汽车意向接盘者并没有出现。12月6日,哈飞汽车内部相关人士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工厂处于停产状态,但并没有透露当前是否有意向接盘者。

  含着“金钥匙”出生,曾凭借“松花江”成为微型面包车之王的哈飞汽车如今面临被市场淘汰的命运。业内人士并不看好哈飞汽车的1元卖身行为,“烫手山芋”很难找到接盘者。

  1 挂牌转让寻接盘者

  重庆联合产权交易所披露的信息显示,本次转让哈飞汽车38%股权的是目前哈飞汽车的第一大股东哈尔滨哈飞汽车工业集团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对交易受让方资格条件没有任何要求,只需缴纳30万元保证金。

  据了解,目前哈飞汽车拥有五大股东,哈尔滨哈飞汽车工业集团有限公司拥有74.81%股权,中国航空(382)有限公司持25%股权,中国航发哈尔滨东安发动机有限公司持股0.1%,中国航空技术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持股0.06%,深圳深航电子机械有限公司持股0.03%。如果本次股权交易完成后,接盘者将成为哈飞汽车的第一大股东,哈尔滨哈飞汽车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将退居为第二大股东。

  在业内人士看来,哈飞汽车1元转让38%的股权目的在于寻找代工以外的出路,欲再次尝试混合所有制改革。早在今年10月10日,哈飞汽车就挂出了38%股权转让的预披露,如今正式挂牌期时间已过了大半,仍未有哈飞汽车任何接盘者的消息传出。

  实际上,哈飞汽车的这桩交易被业内人士普遍看衰。“哈飞汽车与华晨金杯汽车有限公司、长安铃木、一汽华利的情况不同,雷诺1元购买华晨金杯汽车有限公司49%的股权从而可以获得在华发展轻型商用车、扩大业务范围的落脚处,长安汽车1元收购了长安铃木的全部股权,拜腾汽车1元获得一汽华利全部股权继而获得生产资质。”一位汽车行业资深分析师表示,“1元收购哈飞汽车38%的股权并没有任何实际用途,接近于空壳的哈飞汽车恐怕很难找到接盘者。”

  2 陷退市风险及债务危机

  曾经风光一时的微面王者哈飞汽车如今走到要“卖身甩债”的地步。

  2018年4月9日,中机车辆技术服务中心发布了关于拟上报《特别公示车辆生产企业(第3批)》的通知,因2016年-2017年连续两年不能维持正常生产经营的哈飞汽车在名单之内。2018年9月3日,哈飞汽车再次进入工信部的《特别公示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第1批)》企业清单公示名单。工信部规定,若进入特别公示名单的企业长达两年不能重新达到准入要求,将会被清除。这意味着哈飞汽车已进入了为期两年的退市倒计时。

  哈飞汽车不仅面临退市风险,更是深陷债务危机。新京报记者在转让信息“近期财报”一栏中发现,2017年全年哈飞汽车净利润为-4339.76万元;今年截至10月31日,前十个月哈飞汽车营业收入为2833.58万元,净利润为-83.92万元,公司负债已达到77.35亿元,而公司资产只有9660.70万元,负债已经超过资产的80倍。对于接盘者而言,转让价格是象征性的1元,但实际上38%的股权对应的债务高达29.39亿元。

  在2008年以前,成立于1994年的哈飞汽车堪称是中国第一代汽车品牌的代表。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08年末,哈飞汽车累计产销达到217.4万辆,出口量达12.5万辆,出口国家超过40个。2009年划归长安汽车重组整合后,哈飞汽车的销量每况愈下,2015年销量仅为38辆,研发停滞不前,遭遇了销量、财务等多方面的危机。

  2014年哈飞汽车曾试图改革,继续代工、寻求社会资本实现混合所有制改革以及发展新能源汽车被其视为未来发展三大路径。但至今除了代工,后两个路径并没有实际发展,哈飞汽车已彻底沦为长安汽车的代工厂。“长安汽车最初整合哈飞汽车有想带动其发展的计划,但没有实现预期1+1>2的效果,反而让长安汽车背上包袱,没有更多精力来扶持哈飞汽车的发展。残酷地说哈飞汽车已经是弃子。”艾瑞咨询汽车研究总监闻文表示。

  不仅如此,眼下哈飞汽车还因拖欠供应商货款而陷入法律纠纷。挂牌公告内容显示,哈飞汽车银行存款账面价值98.5万元,其中工行平房支行账户为冻结状态,冻结金额为69.4元。而据了解,从2016年开始哈飞汽车就经常被供应商因拖欠货款而起诉。

  3 哈飞汽车几乎成一空壳

  陷入资金困境的哈飞汽车通过卖资产来抵债。2015年3月,长安福特收购哈飞汽车轿车生产基地相关资产,获得资金的同时也遭遇老员工和技术骨干的离职。2018年8月6日,哈飞汽车与长安汽车旗下全资子公司哈尔滨东安汽车动力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东安动力”)签署《抵债协议书》,哈飞汽车将以零部件及动能业务相关资产抵偿对东安动力所欠的部分贷款。至此,业内人士认为哈飞汽车已然是一个空壳。

  “被掏空”的哈飞汽车一度将重回车市主赛道的宝押在新能源汽车上。2017年4月,哈飞汽车与北京金唐奕丰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合资成立哈飞制造,将生产资质、品牌和知识产权等悉数转入哈飞制造,作为技术入股开发新能源汽车。但业内并不看好哈飞汽车此举,新能源汽车最佳投资时机已经过去,金唐奕丰和哈飞汽车此时入局面临的风险不可控。此外,哈飞汽车被工信部暂停受理新能源汽车新产品申报,需再次经工信部的核查,想要借新能源汽车续命困难重重。

  资产被掏空,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面临被取消,哈飞汽车自身价值所剩无几,只剩一具空壳。闻文认为,这也是至今为止迟迟未有哈飞汽车接盘者消息的主要原因,“拥有完整生产资质的昌河铃木至今都未找到接盘者,哈飞汽车就更难了。”

  “1元加上近30亿元的债务,能从哈飞汽车手中买来什么,这是所有潜在购买者可能正在思考的问题。很明显,哈飞汽车并没有可以吸引潜在购买者的地方。”上述分析师表示。经济学家宋清辉说,“如果未来哈飞汽车丧失生产资质,可能会陷入无人接盘的窘境,甚至是更糟糕的情况。”

  新京报记者 王琳琳